Vol.19 社區設計 他山之石

社會企業的挑戰

列印
作者 / 鄭麗珍、林美珠
圖1:蒙特婁當地社會企業多屬小規模,無法獨力經營奧運場館餐廳大量的消費需求,因此由蒙特婁近郊若干社會企業農場、商家共同經營、提供食材。一方面是合作經濟的展現,一方面也反映社會企業面對市場需求的經濟規模,有時可能應接不暇。

Le Chantier de l’économie sociale,

Le Chantier de l’économie sociale(以下簡稱Chantier)成立於1999年,法文字意是「社會經濟的建築工地」(construction site of social economy),在公民社會的行動者之間促成具有生產力的合作關係,是網絡中的網絡,這個名詞的意涵可以指涉地點,也可以指社會團體。這個機構的使命在提升魁北克社會經濟的整體發展,以及增進魁北克經濟體系的多元性。在實踐的運作上,Chantier著力於促成所有從事社會經濟的個人或組織行動者之間建立策略性的夥伴關係,也就是網絡的網絡(Network of Network)。這中間包括政府、商業界、社會經濟界三方的行動者,俾利於所有參與行動者都能參與決策過程,達成某種共識,決議甚至納入政府的行政措施或法律條文。在組織的屬性上,Chantier現在是立案的非營利組織,理事會的成員有35位選出來的各界代表,例如集體性的組織(協會或合作社)、網絡組織(領域部門或區域性單位)、社會運動團體(工會或婦女團體)、發展性組織等,並和22個區域性組織代表建立直接的夥伴關係,是魁北克省內最能代表社會經濟行動者發聲的組織。

在訪問時,資料交換相當快速,Chantier的國際關係處代表Beatrice Alain女士大致上簡述Chantier的發展背景及工作使命,也談到加拿大SSHRC所補助的CURAs對其工作的影響。其間Chantier的主任Nancy Neamtan女士也短暫加入拜訪團的討論,交換意見的內容大致不出研究團隊所提供的文獻資料範疇,只是對其工作有更深一層的理解和感動,以下僅就Chantier的建立的背後歷史背景做一說明,以及CURAs對Chantier未來的發展之影響。

Chantier今天之所以能夠佔據魁北克省的社會經濟行動者的網絡樞紐,必須回顧到魁北克省的社會經濟體系發展的歷史和Chantier得以出線的機緣。在1960年代,魁北克省的經濟狀況非常差,當時Jean Lesage的省長帶領全省進行「寧靜的革命(Quiet Revolution)」,徹底的改造了魁北克省的經濟體系。該次革命的建樹大致有以下的幾個重大事件,一是政府的直接干預,例如國營化自來水廠,建立公共的年金基金(2007年已累積達2兆5770億);二是出現新的企業階層,例如勞工的工會團體具有和政府、商業界平起平坐的協商地位,因為40%的魁北克勞工加入工會,是世界比例最高的國家。到了1980年代,工會的退休基金(FTQ)於1983年成立,經費來源為勞工聯盟和一般市民,基金的使用目的在投資跟創造就業或維持就業有關的企業和部門,其基金使用和使命更經由聯邦和省政府的立法提供稅制的優惠措施。同一時期,魁北克省的社區組織發展也方興未艾,特別是一些貧困地區的社區組織之組成以因應當地的經濟危機和困境。這些社區組織(大多是小型的經濟體)透過多方合作以發展有效而創新的企業策略,在接受FTQ的投資下,開啟魁北克省的地方經濟體系發展,影響軌跡至今不減。由於這些發展,讓這些社區組織和社會企業體也得以取得有力的協商地位,加入政府、商業界、勞工團體多方面的協商,爭取更佳的經濟利益團體和政策發聲的權利。後來,另ㄧ個勞工聯盟基金(CSN)成立於1996年,進一步參與社會經濟企業的投資,以致社會企業的資金活絡,各項創新的服務或商品不斷出陳步新,促成一些經濟弱勢社區的重建和社會問題的解決,而各基金的投資也有了回饋而累積更多的資產。

在1996年,Lucien Bouchard部長召開「經濟和就業的高峰會議,邀集社區組織、社會運動團體、政府單位、大公司CEO等,共同商討魁北克省當時遭遇的經濟與財務危機,希望共商創新的經濟策略來創造就業機會。經過6個月的準備,三個任務編組草擬出ㄧ個行動方案,稱之為Daring Solidarity,倚重社會經濟體系的發展來創造新的就業機會,以滿足魁北克省的社會、環境和文化層面上的發展目標。Chantier就是當年這個會議的工作小組,在兩年內就透過它的夥伴團體和網路關係創造了2000多個就業機會,奠定了它在社會企業和社區組織中的樞紐地位。為了延續其促進社會經濟體系發展的使命,以及與政府合作擬定友善社會經濟發展的措施,Chantier於1999年從臨時編組的團體正式立案成為非營利組織,繼續延續其過去的使命任務。除了各領域和各區域的社會經濟體的網絡連結和協商外,Chantier發現社會經濟體系所需要的企業資金,因為正式金融體系對社會企業經營回報的疑慮而不願意投資或借貸,Chantier在2006年創立了專門提供社會經濟企業的的信託基金(Trust),營造ㄧ個可獲利、安全的投資和借貸氛圍。這個信託基金總資產額為$5280萬元,資金的挹注來自聯邦政府的2280萬元,其他則來自FTQ和魁北克省政府的經費投注,讓社會企業的發展更具有流動資金的借貸基礎,資金也因為借貸利息而可能更佳增值。

在2000年,Chantier集合了50位研究者和30個組織合作研究計畫,獲得SSHRC的CURAs計畫的研究補助,進行為其約10年左右的社區研究,其中魁北克省也有經費挹注。CURAs計畫對於魁北克省的社會經濟體系之影響,主要在於:營造研究者與社會經濟組織之間的信任關係,增加彼此發展出策略性而創新性的計畫能量,發表多篇有關當地社會經濟活動的著作論文,促進研究者與實踐者之間的對話和反思,最終奠定魁北克省獨特的社會經濟體系特色。此外,CURAs也帶來校園的教學環境。由於CURAs的經費主要再提供學生參與研究的機會,鼓勵學生參與實踐當地的社會經濟體系運作,這個經費也支持校園內開授社會經濟的相關課程,營造大學內的集體學習社會經濟的機會。最後,根據現場的訪談,Chantier的主任表示CURAs最後的研究建議繼續改善現有的社會經濟體系,以及有效的移轉目前所建構的知識成為實踐者可運用的參考知識。於是,2013年Chantier成立Center for Knowledge Transfer on Social Innovation in the Social and Solidarity Economy。Chantier為了繼續加強政府對於社會經濟的繼續重視和支持,在2003年促成Social Economy Law的通過,內附一份具體的行動藍圖(Action Plan),他們目前的工作就是盯著政府按照行動計畫進行。

圖2、3:Chantier的使命在提升魁北克社會經濟的整體發展,增進魁北克經濟體系的多元性。在實踐的運作上,Chantier著力於促成所有從事社會經濟的個人或組織行動者之間建立策略性的夥伴關係,也就是網絡的網絡(Network of Network)。拜訪Chantier當天,適逢該機構遷址前一天,但仍非常熱情接待訪團。右圖中為Mrs. Genevieve Huot。

TIESS-OLTIS

Territories Innovating in Social and Solidarity Economy (TIESS)在2013年成立,非常新的一個單位。主要的工作就是延續CURAs的發現來進行知識的累積和實踐的修正。在現場接受訪談的是Genevieve Huot,她是這個研究中心的主任,下面有6位全職工作人員,過去曾經參與Chantier的CURAs計畫,已取得博士學位,非常熟悉CURAs的執行情形,但受限於語言表達(精通法語),資料蒐集有限。但大致來說,她表示,CURAs主要的成果有三:藉由論文期刊的發表向外界確立了社會經濟的內涵和價值、發展出幾個測量社會經濟成果的工具、發現未來社會經濟體系中社會財務領域發展的必要性。在與網絡建立關係方面,TIESS透過與各地的社會經濟體之樞紐單位(包括區域性和領域性的社會企業團體)聯絡,目前正在進行有關的工具測試,發展評估成果的指標等,未來將會進行一連串的調查和評估,研究成果將提供民間夥伴和政府單位參考。在運作上,目前TIESS的經費來自省市政府的補助,但有一定的補助期限。

CSMO-ESAC

在推動社會經濟的發展上,人力的發展也是重要的支柱之一。Chantier在1996年所提出的行動方案中,特別提出社會企業管理人、實務工作員、行政人員等的訓練社對會經濟體系發展非常重要。因此,Chantier在1997年成立教育訓練的秘書處,稱之為CSMO-ESAC,定期提供社會企業的相關人事之教育訓練,每年大量的訓練計畫奠定了社會經濟體所需人力品質的穩固基礎。

CSMO-ESAC 全名 comite sectoriel de main-d’oeuvre economie sociale action communautaire,係加拿大魁北克省一非營利組織,此一組織主要關注的是社會經濟(social economy)與社區行動(community action)相關議題的教育、訓練與研究。接受訪談的是Mr. Philippe Beaudoin是方案管理員,負責研究社會經濟企業的勞動力議題,並與社會企業的夥伴發展各項訓練計畫以提升社會企業工作人員的可就業性和工作品質。雖有語言表達的限制(精通法語),他還是非常盡心盡力的分享他的工作內容。

大致來說,CSMO目前推動的工作有三類。首先,社會企業人事的訓練計畫,這是CSMO成立的主要任務,他們會設計教育訓練課程,並進行焦點團體的意見蒐集後,發展出訓練手冊、CD、Tool Box,再由各地的樞紐單位拿去使用,目前大約已有90%的社會企業都會使用CSMO的教育訓練課程。由於CSMO的課程都會經由省市政府的認證,參加這些訓練的人可已取得政府的證書,更增加公信力。除了訓練計畫外,CSMO還會追蹤這些訓練的成果,如果發現接受訓練的社會企業經理人或工作人員表現不佳,CSMO會直接提供建議到有關單位去反映,以確保訓練的品質。

第二,CSMO推動了一項計畫,稱之為Make the Move。CSMO到各大專院校去演講或發傳單(有提供一份傳單樣張),一方面介紹社會經濟體系的內涵和價值,知會青年人魁北克省有14500個社會經濟組織,涵蓋27個專業領域,提供214000個職缺等著青年人來投入,也提供薪資和統計的資料供參考。這個計畫促使大眾,特別是年輕人瞭解什麼是社會經濟與社區行動的相關工作訊息,包括目前在魁北克省有多少這樣屬性的工作、工作涵蓋的範圍(例如:健康與社會服務、幼兒、環境、媒體與溝通等)、及數量,還有目前有哪些大學開設相關課程或學程。另一方面,這個計畫希望創造社會經濟體系的勞動力供應市場,特別是培育新的一代的社會經濟勞動力,提升青年人的可就業力,最終解決現在青年人的高失業率。在網路上可以找到CSMO-ESAC釋出一份轉譯英文版的工作報告La Releve: Succession in Quebec’s Community Sector: an Issue That Concerns Us All,從中可對從事社區組織工作者之特性略知一二,像是社區組織所提供之工作機會何以能滿足青年人的期望與價值,是因其具有多元性任務、彈性工作時間、工作與家庭獲得協調、工作環境的創造力與創新性等特性,對青年人來說,社區組織具有的民主生活及彈性管理方式,更是有吸引力的。此外,CSMO也將在5年內進行訓練計畫的社會影響力的評估,作為多年工作的成果檢視。


圖4:訪問團與Mrs. Béatrice Alain、Mr. Philippe Beaudoin合影。

國內一直以來,跟世界其他多數國家一樣,在生涯教育與輔導工作上,強調學生對職業世界,以及個人興趣、性向、價值觀的瞭解之重要性。而職業世界訊息的掌握多建立在「專業化」的學科社群分類上,例如:教師、醫師、律師、工程師等。雖然這樣的生涯教育與輔導可以快速讓學習者掌握職業世界以及學習方向,但是過度學科領域化發展的結果是,忽略了非「正式職業類別」的工作;而從事社會經濟與社區發展之相關工作可能在正式職業類別中無法找到對應的職業類別。從CSMO-ESAC所做的推廣工作,可以學習到如何讓學生、青年及大眾瞭解,在公部門和私人企業之外,第三選擇也是正式職業或工作的可能性,而這個部分正是國內生涯教育與輔導工作較為缺乏的。

社會經濟與社區行動的工作,似乎也適合中年轉行以及退休者。中年人可能因職業瓶頸或倦怠、家中長輩老化、家庭責任等因素,或從都市返鄉,或在生涯發展的過程中重新思考工作和人生的意義。退休者可能還想「工作」,但他們想做一些「不一樣」的工作(包括從事志工工作);而具有社會經濟與社區行動性的工作,其工作屬性著重社會意義,也可能會對這兩個族群,是可能的工作選項之一。

總結本日上午與三機構的交流,正如Prof. Margaueite Mendell的文章所述,魁北克省的社會經濟體系是獨特的,歷經1960年代至今的政治經濟環境變動的醞釀和發展,社會經濟部門約以占魁北克省總體GDP的8%,略占一席之地。在這段長時間的發展中,其中最具有決定性影響力的元素有三,一是社會企業體系的建構和發展,二是友善社會經濟發展的政策環境,三是社會經濟的經營人才和實務工作人員的質量。這項提要的發現對於台灣將來要發展ㄧ個友善的社會經濟體系是有學習的空間,本計畫可以發展的方向如下:

  1. 蒐集台灣社會企業的案例,初步分析台灣社會企業的類型和經營情況,透過各校人文實踐計畫嘗試透過溝通來建構社會企業之間的互動關係,啟動建立夥伴關係的可能性。
  2. 社會經濟體系的建立需要典範的移轉,特別是提升研究團隊及學校學生學習和重視社會經濟體制的意義和價值,可能是移轉的第一部要做的事情。
  3. 社會經濟人才和人力的培育對於社會企業的推動也是重要的,本計畫是應該有可能透過學校的教育功能來發展相關的課程,提供給學校裡的學生和社區中的人士,傳播社會經濟體系的意義和價值。
  4. 檢視台灣社會經濟的政策環境的友善度,藉由實證的研究成果向政府發聲,改善不友善的政策環境。

發行: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研究計畫
編輯委員會:陳東升、黃秀端、鄧育仁、蔡瑞明、鄭麗珍、謝國興
編輯:周睦怡、郭怡棻、陳慧艷、黃靖玫

返回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