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5 案例放送局

當誠實成為商品價值:「好食機」的有趣案例

列印
作者 / 黃昱珽

販售「噴灑過農藥」的農產品

由東吳社會所、台大城鄉所出身的謝昇佑,是社會企業「好食機」的共同創辦人,也是「社區菜市長」的發起者。他於2015年12月中來到東海大學,進行一場小型的演講,與同學們一起討論農產水果的運輸、倉儲、以及銷售等諸多問題。演講中謝昇佑分享了一個非常有趣的小故事,值得我們進一步深思討論。

在他的社區菜市長活動中,有一位農友作了相當獨特的嘗試:他試著將他農產品所噴灑的農藥,直接標示到產品的資訊中。謝昇佑表示,當時所有的人,都想要阻止這位農友這麼做。這位農友已經儘量減少噴灑農藥的劑量,並且努力做到無農藥的殘留。收成水果的飽滿度、外觀等等也因此受到影響。因此身邊的朋友,都蠻擔心特別標示是噴灑農藥的後果;畢竟誰都很難想像當消費者看到所陳列不僅其貌不揚、而且還特別標示出有噴灑過農藥的水果,會激起他們的購買慾望。

這於是便引出非常嚴肅的問題:為什麼在台灣的日常生活市場交易中,誠實這項美德,反而可能會被認為是「致命傷」呢?


圖:謝昇佑是一個非常樂於分享理念的行動者與教育者(圖片來源:社企流

懲罰誠實美德的台灣社會

在這個例子中,謝昇佑提出了一個所有人都覺得理所當然、但是又相當矛盾的困境:即使所有人都知道誠實是一項美德,在台灣的市場交易中,卻不會有人因為堅持誠實的原則而獲得獎勵。恰恰相反地,心存僥倖而不誠實的商人,有著更多機會獲得較為豐厚的報酬。那麼,市場上所有的人逐漸轉向在道德上保守、避而不提重要資訊、甚至直接說謊意圖騙取他人,就將是相當順理成章的作法了。

這可以說是現況的寫照,一個懲罰誠實美德的市場經濟模式。然而謝昇佑認為,我們並不能將此一困境歸罪於資本主義的運作,因為並非世界上各處的市場交易,都是以懲罰誠實者為核心機制。舉例來說,日本相對來說便是能以「誠實」與「值得信任」作為標榜的市場經濟,很難想像他們的有機食品被檢驗出農藥,這和台灣無法相信各種認證與標章的情況,可說有著天壤之別。

然而,若是進一步檢視整個「懲罰誠實」的市場機制時,我們將會發現,造成這樣的困境,其實你與我這些消費者都有無法推諉的責任。當消費者只想買外觀漂亮的農產品,當消費者喊著食安卻又不求甚解時,我們又要如何能指責整個農產運銷體系,不斷作出包裝、隱藏事實來迎合消費者的口味呢?更深入而言,轉向友善農業、有機農業的過程中,必然會基於產量、農產外觀等因素而造成產值的降低;倘使消費者不願與農民共同承擔這些損失的話,放棄這些理想的農作方式,反而會成為農民的最佳選擇。

於是我們重新回到了社會學的理論汪洋。正如同Karl Polanyi所指出的,資本主義其實是鑲嵌在社會之中,需要文化與道德等社會脈絡來加以定位。台灣的經濟其實是一種缺少道德支持的資本主義,或者至少還沒有充分穩固的基礎。謝昇佑因而特別堅持食農教育的重要性,強調不能滿足於作友善農業的通路。他指出,真正的社會企業必須要能夠讓農民與消費者聯繫、共同成長,形成一個互惠發展的社區(社群)經濟。


圖:好食機的食農教育課程(圖片來源:好食機

國王重新穿上了新衣

讓我們回到謝昇佑的小故事,這個故事有著令人感到小小驚喜的結局。本來大家都不看好這種把所有噴灑過農藥列出來的作法,然而在社區菜市長中銷售的情況卻出乎意料得好。也有消費者仔細看了這些賣相不佳、噴灑過農藥的農產品之後,回頭反思過去所買的那些漂漂亮亮、標榜不使用農藥的有機蔬果,到底是不是真正誠實「有機」的產品。

在分享這個故事的過程中,謝昇佑很保守地認為,這或許是個短期的現象,不見得是未來的趨勢,但這仍然相當發人省思。近年來的食安風波不斷,標示不實的事件層出不窮,消費者逐漸意識到,許多時候我們的「食品安全」、「檢驗」或者「認證」,都可能只是自我安慰的國王新衣而已。所有人其實心知肚明,許多標榜安全、健康、有機、無農藥的宣傳,多半都是在騙人的。現在這位農友很誠實地將自己產品所噴灑過的農藥陳列出來,反而給了人鬆了一口氣、給了人放心的信任感。

但反過來說,整個小故事的背後,也代表了謝昇佑他堅持的食農教育,逐漸產生出正面的成果。讓誠實的農民找到欣賞他、接受他的消費社群,也正是整個「好食機」的最大貢獻。其實只要有三、四個社區市場,便足以支持一個進行友善農作的農民,他產品的銷售與生計。一個點一個點的拓展及食農教育的推廣,也就能緩慢卻又穩固地改變起台灣的農業。


圖:透過檢驗報告誠實說明農藥殘留狀況 (圖片來源:好食機) 

發行:科技部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研究計畫
編輯委員會:陳東升、黃秀端、鄧育仁、蔡瑞明、鄭麗珍、謝國興
編輯:周睦怡、郭怡棻、陳慧艷、黃靖玫

返回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