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坊

新作坊 Humanity Innovation and Social Practice

EN
瀏覽人次: 65

文章分享:


從ColaLife案例看待社會創新

作者 / 黃昱珽
 

 

 

 

 

 

 

 

 

(首圖說明:在雜貨店擺設的AidPod 圖片來源

文/黃昱珽

圖/詳圖說

在推動社會變革進步的議題上,一直存在著截然不同的截然觀點。激進派往往強調根本性的革命行動,目標由改變生產(社會)關係來達到烏托邦的目標;相對地右派則採取謹慎的態度,提出採用所謂「細部社會工程」(piecemeal social engineering)的可能性(Popper, 1945)。細部社會工程著重在單一的、部分的制度改變與修正,認為持續進行的細部工程,才是讓社會日趨完善的最佳方案。

從這個角度看來,社會創新其實也依循著細部社會工程的理念。社會創新以滿足特定的社會需求出發,設計(design)一套方案來加以處理,期待成功的模式可以推廣擴散、形成社會企業等永續經營的模式。一個典型的社會創新並不必然對抗既有體制,反而往往巧妙地運用了現存的各種管道與資源。

ColaLife®是近年來社會創新的成功例子,它也展示了積極利用資源、並與現存體制永續共存的理念。整個創新的起點,其實非常簡單:ColaLife®的創始人Simon Berry在尙比亞從事國際援助的過程中,注意到偏遠地區的孩童往往會因為脫水或腹瀉等輕微疾病而喪命。然而他們其實只需要簡單且便宜的急救用品,便可以很快地解決問題,達到挽救生命的效果。此一事實並非什麼重大的發現,可是過去一直是無法解決的難題。由於偏遠地區的交通遙遠且不便,定期將這些藥品送至該地區必然所費不貲,無法讓每個孩童在需要急救時,家中便有隨手可得的急救包。非洲國家政治局勢的不穩以及國家的貧窮,更令此問題雪上加霜。

Simon Berry所面對到的首要問題,便是如何解決非洲各國不穩定的公共運輸;經過研究之後發現,相較於政府部門提供的公共交通,其實私部門有著更好的運輸網絡。地勢再為偏遠的鄉村,仍然存在著市場和交通網絡;其中無遠弗屆征服了非洲市場的商品,則是每日銷售量達到17億瓶的可口可樂。Simon Berry發現到即便不存在公路,地方的小販也會利用腳踏車,將那一箱又一箱的可口可樂,持續地送到市場與顧客手上。

因此,與其和公部門合作,利用行政力量運輸急救藥品至全國各地,還不如透過商業的力量,讓急救藥物能夠傳遞到市場、然後到一般民眾的手上。在問題解決上初露曙光之後,Simon Berry尚有一個更重大的問題需要克服,亦即與可口可樂公司談判、建立彼此長期合作的模式。這裡便牽涉到雙方利益劃分的關鍵性問題。

最初在設計方案的時候,Simon Berry想到的是請可口可樂公司讓出一瓶的空間,方便他們放置藥物與急救包。但從商業的角度來說,這可以說是「嚴苛」的條件:因為它意味著要求可口可樂公司讓出1/24(一箱可裝24瓶可口可樂)的銷售利潤,來貼補Simon Berry的社會企業,這明顯無法成為雙方長久的合作模式。因此最終在妻子的建議下,Simon Berry採取了突破性的創造概念:利用可樂裝瓶的空間,設計出清潔用肥皂、抗腹瀉口服藥,以及說明書的AidPod,成功地在利用可口可樂的運輸通路的同時,沒有傷害到可口可樂公司的商業利益。

►AidPod的包裝,有效地利用了可口可樂箱裝的空隙,一箱可以運送十包AidPod 圖片來源

ColaLife®自此成為實際可行的社會創新方案

ColaLife®在2011年正式成立,2012年至2013年已經將一萬四千多個急救包送入第三世界的偏遠地區,獲得世界廣泛的迴響。如同前面所言,此一社會創新並未進行大規模的變革、甚至沒有改變什麼制度。分析它的成功之處,可以發現到兩個相當值得借鏡之處。首先,ColaLife®並未將自己宥限於傳統固有的通路管道上,因此能在不同的社會空間裡找到更有效率的資源;其次,ColaLife®成功地發展出長期合作的模式,並非仰賴可口可樂公司的善意及讓利來維持運作,甚至由於其公益的社會企業形象,讓可口可樂公司也有利可圖,成為彼此雙贏的有利方案。


【參考資料】

ColaLife®官方網站:http://www.colalife.org/

BBC報導:http://www.bbc.co.uk/news/magazine-23348408

其他報導:http://ldope.com/news/culture/cola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