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作坊

新作坊 Humanity Innovation and Social Practice

EN
瀏覽人次: 67

文章分享:


誰的社會影響力:學界與實務界的攜手嘗試

作者 / 林美珠

引言

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或社會經濟(Social Economy)旨在為當前社會、經濟與環境的挑戰,提出新穎、有效、又富有成本效益的因應策略,使社會服務與經濟利益能並行不悖,創造自給而永續的正向循環。

以加拿大為例,光在魁北克省社會經濟就創造近六十億美元的收入,在各類型社會企業中雇用約十六萬個員工;在加拿大全境,更有上千個融合了經濟概念與社會關懷的創業事業,被歸類為社會經濟。

加國為持續鼓勵學者投入社會經濟發展,透過社會科學與人文研究委員會(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 Research Council, SSHRC)推動「社區暨大學研究聯盟(The Community-University Research Alliances, CURAs)」計畫,支持大學和社區結盟,以在地居民所面對社會問題為核心,由大學建立跨領域的專業團隊,和在地實踐者共同謀求解決方案,並以此經驗為基礎,開展社會實踐與學術研究的對話。

2014年8月,參與「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計畫的各校代表前往加拿大,深入瞭解加國推動大學與社區合作的經驗,也實地參訪加拿大的社會經濟發展現況。自本期起,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電子報將陸續刊登參訪團的老師們對於這些機構的介紹與參訪心得,以及從中獲得的反思,冀望也能帶給讀者們新的思考方向。

當天會晤在British Columbia Co-operative Association的共同工作空間進行

關於BALTA

BALTA (BC-Alberta Social Economy Research Alliance)係加拿大British Columbia和Alberta地區社會經濟之研究聯盟。此計畫聯盟起源於加拿大社會科學與人文研究委員會(Social Sciences and Humanities Research Council of Canada, SSHRC)提出CURAs (Community-University Research Alliances)研究預算之規劃。來自加拿大社區再生中心(Canadian Centre for Community Renewal, CCCR)的Mike Lewis召集與統整申請計畫,並於2006年獲得$1,750,000加幣補助,正式展開2006-2011的研究聯盟計畫案(http://www.socialeconomy-bcalberta.ca)。

這項聯盟計畫與SSHRC補助其他聯盟計畫不同的是,主導計畫之召集人來自社區實務工作者,而非學術界之研究人員。BALTA第一輪研究計畫執行完畢,雖然續以全新的「SIS」(Scaling Innovation for Sustainability)計畫提出申請,但並未獲得SSHRC第二輪的補助。不過2012年BALTA再接再厲,獲得SSHRC兩年$200,000加幣的「伙伴發展計畫案(Partnership Development Grants)」(http://balta-sis.ca)補助。BALTA預計以兩年時間打下更厚實基礎以申請未來六年計畫。

BALTA第一輪研究聯盟共有15個社區組織,11個大學,40位研究者及實務工作者,30位學生參與。BALTA子計畫主持人包括來自學術界以及社區實務界。關於BALTA與CCCR的關係,根據Stuart報告,可由以下的研究組織架構圖瞭解,CCCR在BALTA的研究聯盟中是居中間樞紐的位置,主要在主導計畫,協調學術及實務伙伴,並負責行政事務。

BALTA第一輪的計畫,主要在回答三個基本問題:Alberta和B.C.社會經濟的範圍與特色、是什麼導致了社會和經濟的發展結果、成功案例的關鍵、機會與限制。而研究計畫內容主要有三個研究群組(cluster)構成,包括:

  1. 人群服務以及住宅(如:住宅資產合作社、社會照顧合作社、非營利部門資本市場、宗教組織社會經濟、住宅資產與策略計畫、社會企業資本資料庫、住宅合作社設計、永續管理、合作社成功因子、偏鄉年長者的住宅需求);
  2. 偏鄉發展及活化(社會經濟與偏鄉發展、永續與社會經濟、資產保留與社會經濟、案例研究、農夫市集、風力發電);
  3. 基礎結構之分析與評量(魁北克省社會經濟之政策分析、魁北克省社會經濟之人力訓練經濟模式、案例研究、Alberta與B.C.社會經濟型態之側寫、Alberta與B.C.社區經濟發展之政策分析、社會經濟與團結經濟、市政府扮演的角色、信用合作社、社會經濟之教育需求、Alberta與B.C.社會企業調查、市場模式)。

以子計畫數目來看,第三研究群,也就是關於社會經濟之基礎結構之分析,所佔比重最重。由此看來,在這第一輪的研究計畫中,政策分析、案例分析、型態分析、成功因子分析,以及對教育訓練的建議分析,可能是BALTA的研究重點。而除了以上三個研究群之外,針對每一研究群,皆有搭配該研究群議題的文獻回顧之研究作為研究的基礎。BALTA三個研究群及其下子計畫執行進度與報告,可參考其網頁,不過2010以後的計畫執行進度較乏更新。

訪談中Mr. Michael Lewis提到若干發展社會經濟可參考的實務性書籍、工作手冊

關於CCCR

CCCR係非營利組織,30年前開始關注氣候變遷和石油危機引發的問題與挑戰,乃致力於與社區合作,協助社區提升其社區復原力(resilience),以發展社區能量(capacity),使其能因應對食物、能源、金融、庇護等之需求(http://communityrenewal.ca)。可以說,CCCR是從關注社區發展開始起家的,而這30年來CCCR提供的服務(service)呈現多樣化的發展,像是提供社區與組織發展能量、訓練與課程、企業發展、政策發展與方案分析、出版等。

加拿大再生中心(CCCR)在BALTA聯盟中,負責主導計畫、居中協調與行政事務。

CCCR曾提供服務的對象,包括社區、大學、社會企業、政府部門、金融機構等。而前述有關BALTA計畫聯盟的主導亦來自CCCR之貢獻。據與談人Mike Lewis表示,CCCR的核心任務主要在社區發展的訓練、教育、網絡串聯(networking),由此CCCR似乎是一個有關社區發展的協力組織,其部分工作內容的性質相當接近諮詢與顧問,參與協助社區個案的社區復原力的評估以及教育訓練工作,就這個部分而言,Mike後續說明了CCCR發展出一項工具「社區復原力手冊」(Community Resilience Manual, http://communityrenewal.ca/community-resilience-manual)可協助社區評估其復原力,亦適用在跨文化情境,幫助社區發現過去未曾發現過的問題。至於學術研究與實務工作兩者之間的關係,Mike相信實務工作者因投入學術研究會受益,但他也坦承學術成果未能出版。與談中Mike亦推薦其所著新書The Resilience Imperative,認為我們可以參考。

上午由Mr. Stuart Wulff講解BALTA的歷史與計畫組織運作。

座談省思

關於社會經濟的定義

社會經濟的運作模式

這次的參訪,幾乎到每一站,與會的座談或引言人或簡或繁都會提到什麼是社會經濟(social economy)的定義。對於社會經濟的定義,有人提到目前定義不一,有人認為相對於美國喜用社會企業一詞,加拿大用社會經濟一詞是有別於美國的。引自Stuart Wulff的報告(如下圖),社會經濟部門與公部門或私人企業部門不同的是,社會經濟係透過「互惠原則, 追求分享經濟及社會目標」。然而非營利、慈善、志工等活動,是否是社會經濟的一環,則要看是否加入市場導向(market-based)的因子作為追求社會目標的機制,否則嚴格來看則不算是社會經濟。

有趣的是,光是釐清什麼是社會經濟的定義,可能是不夠的,BALTA曾在計畫中進行mapping子計畫,自2008至2011年以線上調查的方式,探討Alberta和B.C.地區社會經濟的規模、地域尺度、範圍、特徵等資料。這個mapping的過程與探究,可以說是從下而上拉近學術以及實務兩者之間的距離,同時顧及不同案例的特殊性。對照之下,我們過去常用「盤點」一詞,似乎過於簡略,目前我們的計畫中也少有嚴謹的mapping設計之研究。

大學與社區實務者聯盟的研究打破傳統以來由大學作為學術主導的架構。

究竟由社區實務工作者還是由學術研究者來主導比較好的問題,從BALTA的例子難以得到定論。BALTA的例子與其他CURA不太一樣,在BALTA計畫中,Mike Lewis的角色很凸顯,他還表示不想發展變成一種機構。這樣的情形在後續到了魁北克,與Le Chantier de l’économie sociale接觸後,則顯得相當不同;Chantier在network of networking上,不管是水平或垂直串聯,都相當的出色。BALTA第二輪的研究提案SIS,同時由實務界的Mike Lewis以及學術界的Mike Gismondi共同主持,也許代表著實務與學術並重發展的考量。

研究結果回饋到大學教育。

BALTA建議Victoria大學開設社區發展的碩士學位學程,為了這項課程建議,BALTA還進行了一個子計畫研究(http://goo.gl/51a2O9),而這項研究的建議最後促成Victoria大學公共行政學院下開設了社區發展的碩士(http://goo.gl/KVZVar),值得國內參考。雖然這個建議機制值得參考,而建議機制的背後,係透過一個較嚴謹的研究設計來進行,這個過程也值得我們作思考。

方法論的觀察

BALTA數十項研究子計畫所採取的方法論,多為文獻分析、德懷術、深度訪談、案例分析、政策分析、文件分析等,極少數用到行動取向的研究,例如:Participatory Action-Oriented Design as a Catalyst for a Canadian Cooperative Housing Renaissance (子計畫A7)。在後續的參訪中曾陸續聽到community-based research的詞彙,然而這樣的研究典範為何,也需要再多釐清。BALTA第二輪的研究提案SIS的第一個研究群即是在處理community-based research的方法論議題,也許可以在後續多作觀察。

究竟「研究」帶給實務工作的貢獻是什麼?

實務工作者認為研究提供一種工具(tool)讓社區發展工作更有效,而且成為學術研究的主題(如:社會經濟)連帶著也會受到社會大眾及政府的重視。不過我們在後續的參訪中也聽到,BALTA產生的影響力還是一種academic impact,而不是social impact。那麼究竟什麼是social impact?我們如何定義?如何分析與評量?回過頭來檢視我們現在所進行的研究計畫,究竟如何index出social impact,是我們未來需要思考的。

下午Mr. Michael Lewis與訪團分享CCCR的社會經濟理念與實務經驗


按:關於BALTA的的理念與運作模式,可參考《新作坊》第8期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暨亞伯達社會經濟研究聯盟的介紹。